热门搜索:

森冷的气息让方杀感觉到了现实的残酷他想要说什么

时间:2019-01-01 15:18 文章来源:互联网

关思羽周身的气息已经凝聚到了堪称恐怖的地步,仿佛他这气息一旦释放,整个刑堂总部都会被毁掉。
 
    安流年瞪着关思羽,一边艰难的抵抗着关思羽的气息,一边咬牙切齿道:“神通九变,吞天!
 
    这一式的根脚还是源自昔日我杀的那噬天老魔,从他手中夺来那吞天魔典的残篇而来的,现在你却用他来对付我!”
 
    关思羽面色不变道:“吞天魔典的残卷还在武库之内,现在有的只是属于我的神通九变!
 
    安流年,这些年来你做什么我都可以容忍你,因为你是我关中刑堂的老人,是昔日跟着楚狂歌大人浴血奋战的同袍,是为了我关中刑堂立下了汗马功劳的功臣!
 
    但有件事情你不要忘了,现在,我才是关中刑堂的堂主!
 
    这句话我已经说了一遍,现在是第二遍,而今天我不想再说第三遍了!”
 
    说完之后,关思羽这才收回了自身的气势,让在场的众人顿时都松了一口气。
 
    这时候关思羽淡淡道:“夫人,有什么话你尽管说吧,现在没有人会打断你了。”
 
    梅轻怜站起身道:“那奴家可就说了,钥匙只有三枚,不考虑地位等等东西,只说功劳,楚大人也是有资格去的。
 
    方首领,恕我直言,最近这几年来,方首领可曾带着缉刑司立下过什么大功?答案是全都没有。
 
    小事情全部由三首领司铭来做,大事情要么是安流年大人出手,要么是老爷出手,这其中最闲的,可就是方杀方大人你了。
 
    再反观楚休,从他加入关中刑堂以来,就屡为关中刑堂立下大功,赚来了名声和利益,不说从前,只说现在,方大人你的功劳,怕是还没有楚休高吧?”
 
    方杀想要反驳,不过这种都呈现在众人眼前的东西谁都能看到,他这段时间所立下的功劳的确是不如楚休的。
 
    但问题是方杀已经缉刑司的二首领了,是武道宗师级别的人物,自身已经坐到了顶尖的位置上。
 
    往上是实力资历比他都要强的安流年,往下是关思羽的心腹司铭,所以若是出现了问题,太难和太简单的都有人做,他当然不会上赶着往前冲了。
 
    梅轻怜继续道:“而且先不说功劳的问题,这进入小凡天的三把钥匙都是有来历的。
 
    其中一把是关中刑堂历代传下来的,但还有两把却是上代堂主楚狂歌大人找到的。
 
    所以若是严格来说,这两把钥匙该怎么分配,是不是应该去问一下楚狂歌大人的独子楚源升?”
 
    此言一出,方杀的面色便是一黑,这样一来的话,把钥匙直接给楚休就得了,还用得着商量吗?
 
    谁都知道,当初楚休之所以能够进入关中刑堂,就是因为楚源升。
 
    所以钥匙若是交给楚源升分配,肯定有楚休的一柄。
 
    而且最恶心的是方杀还不能去反驳,因为楚源升在关中刑堂内的地位十分特殊。
 
    他虽然没有任何的实权,但就凭他是楚狂歌唯一子嗣这一条,方杀看到楚源升也要客气对待,就连安流年都不会给他脸色看的。
 
    看到梅轻怜把方杀弄的无话可说,关思羽沉声道:“事情就这么定了,这次前往小凡天,便由我、安流年跟楚休前往。
 
    方杀你也别觉得委屈,你不是担心等下次小凡天开启时你不在壮年嘛,武库中有一滴万载空青留下的汁液,你去服下,可以增强你十年到二十年之间的寿元。
 
    你早年修炼天绝地灭忘我杀拳时被反噬过一次,导致内腑有了暗伤,这一滴万载空青的汁液,也是能够让你将暗伤治愈的。”
 
    听到关思羽这么说,方杀的眼中仍旧是露出了一抹不甘之色来。
 
    武库中那滴万载空青的汁液他的确是想要,不过只要方杀再积累一段时间功勋便可以将其换来了。
 
    但小凡天里面却是气运机缘无数,他若是能够得到比万载空青汁液更珍贵的东西呢?
 
    方杀直接站起来冷声道:“堂主,我还是不服!
 
    这么多年来我为了关中刑堂立下了无数功劳,若是其他的事情,我可以让给他一个小辈,但进入小凡天的资格,我却是不能让!
 
    我一位武道宗师若是都没有资格进入其中,他楚休一个小辈凭什么?还是说我方杀为关中刑堂拼搏一辈子,都敌不过他一个小辈这段时间的功劳?”
 
    关思羽皱了皱眉头,他似乎也没想到方杀竟然执着到了这般地步,在他显露出了态度之后,对方竟然还是非要去不可。
 
    就在关思羽还想要说些什么的时候,楚休忽然开口道:“方首领,你一口一个武道宗师,意思是只要是武道宗师便有资格进入其中了?
 
    那好,今天咱们不提身份地位,不提影响力和功劳,只说实力,你我一战,若是我胜了,这个机会便是我的,你可敢应战?”
 
    在场的萧熠等人面色顿时一惊,这楚休竟然还敢去挑战武道宗师?
 
    虽然他们知道楚休曾经斩杀过一位武道宗师,不过那人只是散修出身,实力有限,跟身为缉刑司二首领的方杀根本就是没法比的。
 
    梅轻怜也是用略显诧异的目光看着楚休,这家伙什么时候这般膨胀了?
 
    其实楚休是不用开口的,既然梅轻怜已经劝说动了关思羽把方杀换成楚休,那最后的结果无论如何,这把钥匙都是楚休的,现在楚休自己主动开口,万一输了,那可就弄巧成拙了。
 
    楚休眯着眼睛看着方杀,梅轻怜说的没错,他是真的膨胀了,也是想要发泄一下被聚义庄追杀怒气。
 
    跟聂仁龙拼了一个两败俱伤之后楚休也发现了,所谓的武道宗师也并不是高不可攀的存在。
 
    当楚休距离武道宗师这个境界很远时,因为实力的原因,他自然而然的就会生出一种敬畏感来。
 
    这并不是怂,而是本能,对力量的本能敬畏。
 
    一个蝼蚁一样的小人物整天喊着人定胜天,要逆天而行,那只是一个笑话。
 
    当你有了接近天的实力,你才有资格去逆天。
 
    而现在楚休已经杀过武道宗师,更是跟聂仁龙这种位列风云榜的武道宗师交过手,他的确是已经有了膨胀的资格,也有了跟武道宗师平起平坐的资格。
 
    方杀不是口口声声说他是小辈吗?那楚休也会告诉方杀,所谓的前辈后辈,看的可不是资历年龄,而是实力!
 
    而方杀那边闻言愣了一下,之后便大笑道:“这可是你说的!堂主你们也都看到了,是这楚休主动提出来要跟我一战的,可不是我以大欺小!”
 
    关思羽皱着眉头望着楚休:“你当真准备好了?”
 
    楚休点点头道:“当然,省得有人总不服气。”
 
    关思羽一挥手道:“既然这样,那你们便战上一场,不过切记,莫要有了损伤。”
 
    方杀嘿然一笑道:“堂主放心,我会注意下手的。”
 
    楚休也是淡淡道:“我也会有分寸的。”
 
    方杀是武道宗师,楚休也有着斩杀武道宗师的实力,这两个人的交手破坏力极大,所以几人直接挪到总堂最内部的演武场当中。
 
    这地方平常就是给关思羽这等武道宗师用来修炼用的,其中布满了加固防御的阵法,就算是武道宗师出手,也别想将其完全打破。
 
    方杀凝视着楚休,他不知道这小子究竟是哪来的勇气,竟然敢去挑战他。
 
    要知道之前在跟殷伯通冲突的那一次,他帮殷伯通出头曾经跟楚休交手一招。
 
    楚休虽然挡住了他一拳,让方杀有些惊讶,不过那时候的楚休在力量上仍旧跟他差距很大。
 
    虽然方杀承认,若是在同等境界当中他要差楚休一大截,但现在他们两个人可是差了一个大境界,还是武道宗师这种云泥之别一般的境界。
 
    只不过是闭关了几个月,难不成这楚休还能闭出什么突破不成?反正方杀是不信的。
 
    不过虽然方杀心理是如此想的,但站定之后,方杀却是抢先出手,一拳轰出,无边的杀意简直凝聚成了实质一般,猩红色的杀机在方杀身后聚拢成了一个魔神虚影,天绝地灭忘我杀拳,全力出手!
 
    方杀是身经百战的缉刑司首领,他这一身的实力都是杀出来的,可不是闭关闭出来的。
 
    虽然他心中有些藐视楚休的意思,但他手上可没有丝毫留情,出手便是全力。
 
    阴沟里翻船这种事情方杀可是见过无数次了,他可不会再犯这样的错误!
 
    看着方杀的这一拳,楚休的嘴角却是露出了一抹笑意来,同样也是紧跟着一拳轰出,瞬间杀意凝聚,踏入忘我杀境当中,竟然也是天绝地灭忘我杀拳!
 
    在场的众人都是同时挑了挑眉毛,楚休这是在挑衅?
 
    楚休精通天绝地灭忘我杀拳这点众人都知道,但天绝地灭忘我杀拳只是楚休众多功法中的一个,并不是他的成名绝技。
 
    而方杀的天绝地灭忘我杀拳那可是他真正的成名武功。
 
    楚休身怀这么多的功法不用,却偏偏要动用天绝地灭忘我杀拳,这很容易就会被人联想成挑衅。
 
    不过等楚休这一拳轰出的瞬间众人才发现,貌似楚休这一拳跟方杀的一拳,有些不一样。
 
 
------------
 
第五百六十一章 意想不到
 
    在武道之上,楚休的兵器一直都是刀,不过其他近战杀法楚休却是所学驳杂,拳掌指印来者不拒。
 
    但同样,在这些近战杀法当中,楚休也没有一样能够达到真正悟透精髓的地步。
 
    不过在之前被追杀时,楚休的精神力被废,而且还不能动用显眼的魔刀,他大部分的时间都是以近战杀法对敌的,他的拳意也是在那一战当中得到了提升,悟出了一些不一样的东西来。
 
    此时虽然楚休跟方杀用的都是天绝地灭忘我杀拳,不过楚休的杀拳之上,却是有着一丝别样的味道。
 
    金色佛光紧贴在楚休手臂之上,汹涌的魔气跟杀机煞气结合,发出一声声恐怖的魔音怒啸。
 
    同时身怀大金刚神力和九霄炼魔金身这两门佛魔两脉的炼体功法,现在楚休跟方杀这种级别的武道宗师硬撼可以说是完全不惧。
 
    但这还不是最为特殊的,真正让楚休这一拳跟方杀的忘我杀拳有区别的是拳意!
 
    那股所向披靡,俾睨一切的强大拳意!
 
    轰然一拳落下,强大的拳意透体而出,佛光魔气血气,三者合一,骤然爆发!
 
    双拳相对,以楚休跟方杀为中心,他们脚下的地面就算是有阵法的保护此时也是在寸寸开裂,那股威能让萧熠等人面色骤变。
 
    楚休现在虽然仍旧是天人合一境,但跟他们的确已经不是同一个级别的存在了。
 
    而关思羽的眼中则是露出了一抹异色,缓缓吐出了三个字来:“陈青帝!”
 
    梅轻怜坐在关思羽的身旁没有出声,其实她也认出来了,楚休这一拳,竟然跟陈青帝有着三分的相似!
 
    关思羽和梅轻怜都见过陈青帝出手,实际上他们猜测的也没错,楚休能用出现在这种拳意,昔日在高陵董家时陈青帝的那一拳的确是给了楚休极大的启发借鉴。
 
    简简单单的一拳,完全就是力量发挥到了极致的一拳,不掺杂任何的力量变化,但威能却是霸道无比。
 
    楚休不是谢小楼,他不是陈青帝的亲传弟子,当然也不可能被传授真正的拳意,不过他山之石可以攻玉,楚休跟其他没有师父的散修武者比起来,他唯一的优点便是肯去思考。
 
    大部分的散修武者在观看强者交手时,其心情肯定是震撼之余便当个看热闹的吃瓜群众,只会在边上喊666,感叹着某位强者的实力有多高,武技有多强,好给他们增加日后吹牛逼的资本。
 
    但楚休不一样,他会去思考,思考这些强者为何这般强,强在什么地方,自己又如何才能变得这般强。
 
    这种习惯使得楚休在每一次交手时或者是观看其他强者交手时都会有一些领悟,一些微弱的进步。
 
    虽然只是很少的一些,但积少成多,这些感悟能带给楚休的好处却是肉眼所能够看到的。
 
    此时方杀的眼中也是露出了一抹惊容来,这才过去多长时间,这楚休的力量怎么就暴增到这种程度了?
 
    方杀的心中猛的一沉。
 
    之前他以为楚休这是膨胀了,不过现在看来,楚休并没有膨胀,他是真的有硬撼自己的底气!
 
    想到这里,方杀不退反进,一拳无功,他周身杀意凝聚,双掌当中一缕缕赤红色的罡气弥漫,无数天地之力被其牵引,刹那间化作一张大网向着楚休笼罩而来。
 
    那充满了杀机的罡气丝线无孔不入,封禁了楚休周身所有的闪避之地向着他笼罩而来,只要被触碰到了一丝,那罡气丝线就会越收越紧,最后直接将楚休绞杀在其中!
 
    当然当着关思羽的面,方杀是不会下死手的,但刀剑无眼,拳脚无心,给这楚休留下一些永生难忘的教训还是很有必要的。
 
    迎着那无孔不入的大网,楚休的眼中日月星辰轮转,天子望气术被他施展到了极致,不退反进,身形如同游鱼一般在那大网当中来回游荡着,但却每每都能躲过那大网的笼罩。
 
    眼看着楚休的身形越来越近,方杀的心中充满了急躁之意。
 
    这楚休到底用的是什么鬼招数,竟然能仿佛看透自己的心意,提前躲避?
 
    方杀的眼中露出了一抹冷色,他双手结印,刹那间无边的天地元气涌入那罡气丝线当中。
 
    瞬间被如此多的力量涌入,那些罡气丝线早就已经承受不住,轰然一声,全部爆裂开来,处在中心出的楚休根本就躲无可躲!
 
    不过就在那罡气爆裂的一瞬间,楚休也是出手了。
 
    楚休手持无畏印,周身佛光绽放,凝聚成了一尊大日如来虚影浮现在他身后。
 
    佛光照耀千古,在那罡气丝线的爆裂当中却是巍然不动。
 
    换日大法!
 
    这是属于昙渊大师的武功,在中原武林露面非常少,但其强大的爆发力却是完全可以让楚休硬抗武道宗师全力一击。
 
    在那佛光的笼罩之下,楚休的身形已经冲到了方杀眼前,一拳落下,佛光魔气绽放盛开,威势无匹!
 
    方杀冷哼一声,天绝地灭忘我杀拳施展而出,跟楚休那已经有了变化的天绝地灭忘我杀拳相比,方杀的这一拳却是更加的纯粹。
 
    一拳落下,罡气炸裂爆发,但楚休却仿若不觉一般,继续一拳一拳的轰出,完全就是在跟方杀硬碰硬。
 
    不过其他观战的众人却是一皱眉,楚休这么做,貌似是有点以己之短攻彼之长的意思。
 
    虽然他们承认楚休的爆发力的确很强,但他毕竟还不是武道宗师,没有凝聚武道真丹,如此硬撼下去,最后耗不起的还是楚休。
 
    同样那边方杀也是察觉到了这一点,他丝毫不退的跟楚休对拼硬撼,虽然在那强大的力量之下,方杀也是被震的气血沸腾,但楚休那边也是好不到那里去。
 
    不过就在这时,楚休却是突兀的收拳,后退数步,双手结印,刹那间无边的魔气爆发而出,引动着方杀体内的血气!
 
    这一瞬间方杀顿时暗道一声不妙。
 
    上当了!
 
    他忘记了,楚休还会魔道邪典魔血大法!
 
    原本魔血大法对于武道宗师级别存在来说作用并不是那么大。
 
    但方才楚休足足够跟方杀对拼几十拳,每一拳可都是全力出手,力量之大,足以震荡的方杀体内气血沸腾,而此时才是施展魔血大法的最好时机!
 
    方杀痛苦的闷哼了一声,面色通红,他周身的气血都仿佛开锅了一般沸腾着,无边的魔气将其笼罩,一缕缕气血之力跟着魔气被吸纳而出,漂浮在楚休周身,衬托得此时的楚休更显邪异。
 
    方杀怒吼一声,武道真丹在体内疯狂的转动着,接纳天地之地入体,镇压自身,终于将那沸腾的气血给镇压了下来。
 
    不过此时迎接他的却是楚休的一刀!萦绕着无数血气魔气的极致一刀!
 
    江湖人都知道楚休是用刀的,方杀最开始也在奇怪为何楚休还不用兵刃,难不成是他魔刀出了什么问题?
 
    不过等到双方战到极致的时候,方杀也是下意识的忽略了这一点,直到此时楚休才终于斩出了这致命的一刀!
 
    从方杀体内吸取来的那些血气根本就不够凝聚成化血神刀的,但楚休却是将它们凝聚在了刀锋之上,变成了血色的锋刃,也是一样有着破去对手护体罡气的效果。
 
    无边的魔气缭绕在刀身之上,汹涌澎湃,犹如从地狱当中斩出的一刀化作无边的悲鸣,冲着方杀当头落下!
 
    之前楚休的攻击虽然都不弱,但却没让方杀感觉到威胁。
 
    而现在这一刀却是让方杀当真是有着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所以他第一个反应便是退,第二个则是躲。
 
    不过才刚刚等到方杀有动作,他便感觉到了一股奇异的气机紧紧的锁定在自己的身上,方杀才刚刚有半分动作,楚休的刀势便已经紧跟他转移。
 
    数息的时间方杀接连变幻身形三十二次,但却被楚休看穿了三十三次,其中有一次他甚至连身形都没有变幻,就已经被楚休所看穿!
 
    对于武道宗师级别的高手来说,一息的时间都很长,所以数息的时间过后,方杀骇然发现楚休的一刀已经临身,他甚至连最后闪躲的机会都已经没有了!
 
    方杀怒吼一声,他周身血色罡气爆发而出,但楚休那一刀却是犹如切豆腐一般,径直撕裂了他的护体罡气,汹涌的魔气轰然爆发!
 
    化血神刀的特点便在于其从对手处吸纳的气血可以轻易破去对方的罡气防御。
 
    虽然现在楚休施展的不是完整版的化血神刀,只是在自己的天魔舞之上附着一层锋刃,但这种特性却也一样得以保留。
 
    楚休的天魔舞轻飘飘的摆在方杀的脖子上,那股锋锐无比的气息刺激的方杀浑身汗毛竖立,他眼中仍旧是带着不敢置信的神色,自己竟然真的输了!
 
    楚休没有收刀,但他只是望着方杀淡淡道:“承让。”
 
    其实方才他是完全可以一刀将方杀给宰了的,不过现在这种情况,杀了方杀,楚休也是一样不好过。
 
    况且当着关思羽跟安流年的面,楚休若是下下杀手,那可就真是把两位武道宗师当摆设了。
 
 
------------
 
第五百六十二章 地位
 
    楚休战败方杀,其实这点众人之前已经有了些许的猜测了。
 
    毕竟楚休有着斩杀武道宗师的战绩,万一他手中还有什么底牌呢?
 
    但众人没料到的是楚休竟然如同摧枯拉朽一般的就将方杀击败,这楚休的实力到底强大到了什么境界?
 
    方杀的脖子上还贴着楚休的天魔舞,森冷的气息让方杀感觉到了现实的残酷,他想要说什么,最后还是没能说出口。
 
    方杀其实是有些不服气的,甚至就连他自己都没想到,自己竟然输的如此莫名其妙。
 
    他还有底牌没用呢,结果便输了,这算是怎么回事?
 
    不过此时众目睽睽之下,他还是武道宗师,是关中刑堂的前辈,他若是反悔,说要再比一次,他的脸还要不要了?
 
    方杀不知道他是怎么输的,关思羽和梅轻怜却是都看明白了,他们两个人看向楚休的眼神也是带着一丝异色。
 
    楚休对于战局节奏的把控,简直恐怖!
 
    这一战楚休能赢,不光是因为他的力量强悍,也不是因为他化血神刀的诡异和他那最后一刀的强大,而是楚休对于战局节奏的掌控。
 
    从一开始方杀就陷入了楚休的节奏当中,一步一步,完全在楚休的预料当中,等到最后楚休那一刀斩出之时,胜负便已经见了分晓。
 
    这其中或许有不是生死之战,方杀并没有拿出生死搏杀底牌的原因,但同样楚休也是一样有底牌未出,再战一场,楚休也可以临场再次变幻战术,其结果都是说不定的事情。
 
    这种对于战局节奏的把控不是人能教出来的,只能说是楚休天赋异禀,对于战局异常的敏感,换成是其他人,他们在如此激烈的对战中想不到这些,他不敢去想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
 
    方杀一脸愤恨的拨开楚休的天魔舞,直接转身便走。
 
    无论是什么原因,他都已经输了,再打一次也不可能,反正他这次的脸面可以说是丢大了。
 
    事情结束之后,关思羽找来安流年跟楚休,将小凡天的钥匙各自交给了二人一把。
 
    安流年拿到钥匙之后黑着脸走人,关思羽也并不以为意。
 
    等到安流年离去,楚休看着安流年的背影沉声道:“堂主,缉刑司作为我们关中刑堂的底牌战力,刑堂内大部分的资源都供给了缉刑司,结果大首领却是对堂主您连一丁点的尊敬意思都没有,这可是有些过分了。
 
    攘外必先安内,在属下看来,我关中刑堂现在的问题可不在于外部,而是内部啊。”
 
    关思羽叹息了一声道:“这些我当然知道,不过关中刑堂不能乱。
 
    安流年乃是跟楚狂歌堂主一个时代的人,他在缉刑司内有着一众心腹,自身的威望也不小。
 
    最重要的是他本身便是我关中刑堂的底牌之一,我若是出事或者是不在刑堂内,能够独挡一面的就只有安流年一人。
 
    这次的事情你不用放在心上,安流年针对的也不是你,等到小凡天开启之后,你只管进入其中便是。”
 
    听到关思羽这么多,楚休也没有再多挑拨,只是行了一礼之后便转身离去。
 
    有些话说一次就足够了,说多了,那可就有些引人厌恶了。
 
    等楚休离开关思羽那里,他却是被梅轻怜给暗中喊了过去。
 
    刑堂后宅内,梅轻怜看着楚休皱眉道:“今日你有些冲动了,就算你不去挑战方杀,我也有把握将小凡天的资格给你要来的。
 
    结果你现在出言挑衅,一旦你败了,事情可就再也圆不回来了。”
 
    楚休淡淡道:“正是因为我有必胜的信心我才会去挑战的,让某些人心服口服不是更好吗?
 
    况且我这也不是冲动,只不过有些时候,该隐忍自然是要隐忍的,但却不能失了锐气。
 
    圣女大人,恕我直言,现在隐魔一脉便已经有些失去锐气了,像是无相魔宗那样仍旧活跃在江湖上的宗门还好说,但有些人在暗中隐藏的时间长了,便认为隐藏自己才是主要目的,却是已经忘了他们为何要隐藏。”
 
    梅轻怜闻言面色顿时冷了下来,她柳眉倒竖,一股森寒的气息随之缓缓的散开,她冷声道:“你这是在说我失去了锐气?”

    热门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