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搜索:

破掉阵法并不是因为他事先察觉了而是楚休一直都把注意力放在四周

时间:2019-01-01 15:00 文章来源:互联网

 
    这种时候任何计谋都已经没用了,楚休的活路便只有两个,要么是靠着自己的力量杀出去,要么就是有同为隐魔一脉的前辈高手来救他。
 
    当然楚休不会把希望寄托在后者身上。
 
    隐魔一脉又不都是一群老好人,听到他被追杀的消息便千里迢迢的赶来营救,甚至不顾自己会不会暴露。
 
    况且就算真有人来救,人也不会来这么快的,毕竟他们也不知道楚休的方位,不可能像聚义庄一样硬逼一位相士来推演,所以哪怕是真有隐魔一脉的人要来救楚休,他们也只能等楚休这边有消息传来才会出手,那时候都不一定过去多少天了。
 
    楚休从来都不会把自己的性命交在别人的手中,所以楚休只能选择第一个,杀出去!
 
    虽然被这么多人追杀,不过杀出去也并非是不可能的。
 
    聂仁龙已经半废,没了战斗力,后期楚休也听说了一些消息,韩霸先也是跟庞虎拼成了两败俱伤,所以聚义庄拿不出武道宗师来追杀他。
 
    而江湖上散修出身的武道宗师,他们也一样看不上聚义庄的位置。
 
    武道宗师本来就代表着一种可以开宗立派的力量,他们若是想要建立势力,早就已经建立了,何必还在这里等着接手聚义庄?
 
    那些散修宗师不建立属于自己的势力,多半是有着各种各样的原因,一个聚义庄庄主的位置,怕是打动不了他们。
 
    所以楚休有九成九的把握,这次出手想要杀他的人,应该不会有武道宗师。
 
    剩下的人只要别一口气全冲上来,楚休还是有一定把握杀出去的。
 
    抬头看着天色,楚休长出了一口气。
 
    大颗的雨滴落下,楚休向前的脚步忽然微微一顿,那漫天的雨滴竟然在不知道何时转换了模样,柔弱的雨滴竟然变成了一个个锥形的利刃,速度骤然间快了无数倍,向着楚休密密麻麻的落下!
 
    一颗雨滴砸落在地上,顿时发出了一声爆响,地面上竟然被硬生生砸出了一个一丈大小的坑洞来,可想而知这雨滴若是在砸落在人身上会是什么效果。
 
    楚休面色不改,手捏印决,顿时浩然佛光荡漾而出。
 
    不过这一次楚休的法相却是并没有凝聚成任何佛像,只是一个朦胧的虚影一般,将那些雨滴全都收容包裹进其中,消磨绞杀着。
 
    大金刚神力,海纳百川相!
 
    不得不说,这大金刚神力若是凝聚出自己的法相后,堪称是千变万化,每个人修炼出来的结果都是不同的。
 
    现在楚休虽然还没有真正凝聚出属于自己的法相来,不过这些前人的法相便可以让楚休暂时借用,应付大部分的情况,来日里楚休若是真能将大金刚神力修炼到凝聚出法相的状态,估计也不比前人要差。
 
    无尽的雨滴被海纳百川相绞杀,而这时楚休脚下的地面却也是开始发生了变化。
 
    方圆几十丈内的大地在龟裂着,凝聚着,化作一杆杆长枪,夹带着天地之力向着楚休疾射而来。
 
    随手一拳将那些土制的长枪全部轰碎,楚休脚踏大地,周身佛光转化为了滔天的魔气,将楚休整个人都笼罩在其中,气势凶厉无比,好似上古魔神降临一般。
 
    九霄炼魔金身!
 
    其实九霄炼魔金身并没有太多外露的异象,这门功法修炼到了极致所展现出的也只是强大的肉身而已,所以现在楚休用出来倒也不怕被人发现。
 
    而且最重要的是江湖上除了吕凤仙和他手下的那四个家伙外,压根就没人知道九霄炼魔金身究竟是什么模样的,甚至就连功法的等级都是他们推算出来的。
 
    此时楚休有着大金刚神力和九霄炼魔金身同修,他的肉身强度甚至已经到了堪比聂仁龙这种武道宗师的程度,随着楚休脚步向着地面一踏,顿时传来了一阵轰隆巨响,大地开始龟裂。
 
    楚休接连踏出了九步,方圆几十丈的地面都已经是一片狼藉,地面上阵法光辉闪耀,但却接连爆裂,最终轰然消散。
 
    雨夜那漆黑的密林中,崔乐等几十名武者的身形从其中走出来,打头的崔乐有些不满道:“妙玄道兄,你就是这么糊弄我的?这就是你说的天诛地绝大阵?就这么轻易被对方给破去了?你到底有没有将压箱底的阵法拿出来?”
 
    妙玄真人辩解道:“这已经是我妙玉观内最强的阵法了,这种时候我怎么可能会藏拙?
 
    崔兄你不是说这林烨的感知力已经被废掉了吗?他怎么能够察觉到我的阵法突袭?”
 
    崔乐阴沉着面色没有说话,你问我,我问谁去?
 
    不过很显然,他们埋伏的第一步就已经失败了,本想靠着阵法先坑杀楚休,起码也要让他受重创的,结果现在楚休却是毫发无损,就这么轻易的便破去了妙玄真人的阵法,这显然跟计划有些不符。
 
    其实楚休能够这么轻易便破掉阵法并不是因为他事先察觉了,而是楚休一直都把注意力放在四周,应该说从杀了第一批人开始,楚休就一直都处于神经紧绷的状态,感知力虽然没了,不过任何攻击只要出现在楚休的肉眼和听力范围内,他第一时间便会察觉并且出手的。
 
    看着崔乐等人,楚休淡淡道:“看来之前我留给你们的警告还不够啊,好好活着不好吗?为何非要来送死呢?
 
    人死如灯灭,再好的东西,在高的权势没有了命,那你们也是无福消受。”
 
    崔乐淡淡道:“说的好,不过还有一句话叫富贵险中求!
 
    林烨,我不管你是什么身份,什么实力,现在你便是我等的富贵!
 
    虽然你我往日无怨,今日无仇,甚至说句不好听点的话,我崔乐也不是那种肯去除魔卫道,行侠仗义的人,但现在富贵在前,杀了你,成全的便是我们!”
 
    崔乐说的很直白,不像聂仁龙那种伪君子,这是一个真小人。
 
    他要杀楚休,不是为了除魔卫道,不是为了行侠仗义,就是为了聂仁龙的许诺,聚义庄庄主的位置而来的。
 
    简单直接,但却让人无法反驳。
 
    楚休眯着眼睛,淡淡道:“想要富贵,那便来拿啊,我倒是要看看,这富贵究竟谁能拿到手!”
是要当先出手的。
 
    一柄用特殊材料所打造的折扇出现在崔乐的手中,他那柄折扇看似不起眼,但却是六转级别的宝兵。
 
    折扇宛若长刀一般的横斩而下,刹那间无数罡气凝聚成花朵绽放,炙热如炎,通红似火!
 
    楚休眯着眼睛一拳轰下,无边魔气缠绕在楚休这一拳之下,刹那间花火飞溅,楚休那一拳毫无阻碍一般轰在了那铁折扇之上,崔乐顿时感觉到一股大气袭来,他手中的铁骨折扇直接被击碎,他整个人都被楚休这一拳轰飞,一缕鲜血从嘴角流淌而出。
 
    一拳,仅仅只是一拳,在燕南之地颇有名声的留花公子便已经受伤!
 
    崔乐惊骇的看着楚休,这厮修炼的到底是什么功法,怎得刀枪不入,水火不侵?
 
    方才他那罡气凝聚成的日炎花内蕴昊阳大日真意,可以灼烧真气,只要一旦被沾上,那可就甩不掉了。
 
    但天知道那林烨的魔气为何如此之强大,肉身也是如此的坚韧,自己的日炎花甚至连对方的面都没有碰到,便直接被击碎了。
 
    这时楚休的攻势还没有停顿,而是直接冲着崔乐身后的妙玄真人而来。
 
    说实话,楚休很少会看一个人不顺眼,外貌这种东西没人说的准,相由心生这句话也不是百分百管用的。
 
    但在看到这妙玄真人后,楚休却很想锤烂他这张脸。
 
    这妙玄真人一副四十多岁中年人的容貌,还算是方正,不过却是一脸的油腻淫邪之色,就连他脸上一直带着的那丝笑容,都看得人恨不得揍他一顿。
 
    此时看到楚休直奔自己而来,妙玄真人不慌不忙,他左手拂尘右手道剑,一刚一柔,一阴一阳,道剑的剑法刚猛霸气,拂尘用出来则是阴柔无比,两相结合威势可也是不凡。
 
    但在楚休这凝聚了他全身力量的一拳之下,妙玄真人的拂尘散碎,长剑被崩飞,势如破竹,无坚不摧!
 
    当力量强大到一定的程度,可以力破万法。
 
    现在楚休这种不动用武技,只是单纯将力量提升到极致的用法虽然有些浪费力气,不过却也真的很好用,而且给楚休这种启发的人却是宗玄跟陈青帝。
 
    宗玄只修一门明王印,但却将明王印千变万化,演化出了惊世修为。

    相关内容

    热门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