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搜索:

雨滴还没有落到地上便已经彻底被罡气所粉碎这一击威势无比的惊人

时间:2019-01-01 15:03 文章来源:互联网

而陈青帝究竟修炼过什么武道这点已经无人知晓了,但上次在董家,陈青帝击溃董家家主董齐坤的那一拳却是让楚休的印象深刻。
 
    一拳破万法,摧枯拉朽,无人能挡!
 
    现在的楚休只是借鉴了其真意,他也领悟不到那种强大的拳意,不过在楚休的力量加持下,这一拳也已经有了些许陈青帝的味道。
 
    而那边妙玄真人看到楚休竟然如此轻易的就将他的拂尘跟长剑轰碎,他顿时尖声叫道:“徒儿们!结阵出手,助为师一臂之力!”
 
    妙玄真人那些女弟子的作用可不光是胸大能睡,她们本身便是妙玄真人的双修对象,但却并不是一味索取的鼎炉,而是阴阳双修,双方的真气内力同源互补,在关键时刻甚至可以随便借用。
 
    他那些女弟子闻言立刻结印,战成一排,将内力灌注到前一个人体内,挨个递增,最后灌注到妙玄真人的体内。
 
    整个过程虽然看似比较复杂,但速度却是极快的,显然妙玄真人也平日里也没少修炼或者是使用这一招。
 
    双手捏出两个印决来,妙玄真人口吐真言,瞬间如同雷霆炸响一般,响彻在楚休耳边,竟然跟佛门的狮子吼和楚休的外狮子印有些类似。
 
    不过如今楚休的精神力虽然是透支受创状态,但他的根基却是还在,所有被这雷音贯耳,楚休的身形也只是稍微动了动便已经回复了正常。
 
    而这时妙玄真人的两个印法已经捏出,一清一浊两股罡气化作阴阳太极之力浮现在他眼前,想要挡下楚休。
 
    但在楚休那无坚不摧的一拳之下,那阴阳太极之力凝聚成的巨盾却是轰然碎裂!
 
    不过与此同时,楚休这一拳的气势终于是散尽了,无法再向前一步。
 
    妙玄真人这一击虽然挡下了楚休的一拳,但他却仍旧是被这股力量所重创,他跟自己身后十余名女弟子都是一口鲜血喷出,眼中闪动着骇然之色。
 
    楚休从来就不是什么怜花惜玉之人,他辣手摧花还差不多。
 
    所以这一击楚休可是没有丝毫的留情,妙玄真人伤得重,他身后那些女弟子伤的却是更重,有些甚至直接被楚休当场震杀。
 
    毕竟妙玄真人可是天人合一境的大高手,而他麾下的那些女弟子当中,就连踏入了三花聚顶境的其实也没几个。
 
    眼看着楚休已经踏步而来,妙玄真人顿时吓的魂飞魄散,甚至都顾不得那些已经阵亡的女弟子,身形向着一个方向疯狂的逃去。
 
    楚休暗中内缚印的力量的爆发而出,他几乎用了不到三步便已经出现了妙玄真人的身后,想要将他一拳轰杀,但就在这个时候,一个壮汉周身带着如同野兽一般的狂暴气息,跟楚休一拳对撞,瞬间罡气爆裂,两个人的身形迅速的向后退去,不过楚休只退了三步,而那壮汉却是后退了几十步。
 
    这壮汉名叫孟刚,他并不是燕南之地的武者,而是燕西那边的散修武者。
 
    此人曾经加入过军方,又当过盗匪,而且还去皇甫氏当过门客,不过哪个时间却都不长。
 
    因为他的脾气很臭,很容易得罪人,所以在每个地方都通常是呆不了多长时间便将周围的人给得罪了一个遍,最后只能无奈离去。
 
    崔乐是少有能够忍受他臭脾气的人,所以两个人自然而然的成为了好友。
 
    孟刚也是崔乐这些人里面,少有不是因为利益而来帮崔乐,只是因为交情而来的。
 
    楚休看着那孟刚眼睛一眯,身形再次向着孟刚冲过来,周身佛光护体,但外界却是魔焰冲霄,如神似魔。
 
    一拳一拳的落下,楚休完全在以肉身碾压着孟刚。
 
    开始的时候孟刚还能勉强抵挡,但到了后来,孟刚的身上却是发出了一声声骨裂的脆响,使得最后他已经被楚休轰的口吐鲜血,就连手臂都已经彻底扭曲!
 
    这时已经缓过来的崔乐大喝道:“大家一起出手!”
 
    话音落下,崔乐伸出手来,他那纤细的手指接连跳动着,一朵冰花绽放而出。
 
    只有巴掌大的那么一朵冰花,但其中却看不出丝毫罡气的痕迹,好像是完全诞生在这片天地之间的一般。
 
    但那冰花却转瞬间出现在了楚休的头顶,轰然爆裂,万道寒芒如针一般的爆射而出,直奔楚休而来!
 
    无边的魔焰升腾而起,那些冰针还没有触碰到楚休的身躯便被魔焰所消融。
 
    不过这些被消融之后的冰针却是化作了寒雾,无孔不入,竟然让楚休周围的一切都被冰封,宛若寒冬一般,甚至就连楚休的真气都感觉到了一丝迟滞!
 
    这时其他武者也是冲了过来,方才被楚休吓的疯狂逃窜的妙玄真人也是双手舞动,罡气演化两仪阵盘,向着楚休砸下。
 
    漆黑的夜空当中已经被各种颜色的罡气所照样,方圆百丈之内,雨滴还没有落到地上便已经彻底被罡气所粉碎,这一击威势无比的惊人。
 
    武道宗师在面对这种群战时会更加的有优势,体内有着武道真丹在,武道宗师完全可以无所顾忌的爆发出自己最强大威能来,后面武道真丹自然会快速的抽取天地元气来补充这种消耗的。
 
    现在楚休全力一记,其爆发力倒也不逊于一些弱一些武道宗师,但他的恢复能力却是跟武道宗师相比要差太多了。
 
    所以对于楚休来说,机会,便只有一次!
 
    一次就必须要将这些人完全击溃!
 
    刹那间楚休的双目通红,已然是踏入了忘我杀境当中。
 
    楚休手捏印决,周身佛光璀璨,而又魔气滔天,魔罗金刚相施展而出,邪异无比的魔罗金刚相直接将在场的众人全部笼罩,金刚镇魔,力大无比,魔罗惑心,魔焰滔天!
 
    两种截然不同的力量被楚休施展到了极致,不是刚柔并济,而是佛魔两分。
 
    无尽的罡气在那佛光镇压中碎裂,那些冲上来的武者则是被那无边的魔气所轰飞,弱一些的甚至直接魔气入体,被当场轰杀。
 
    强大的罡气风暴当中,楚休的面色也是略微有些发白。
 
    他方才那一击可当真是全力出手的,直接将自身的力量催发到了自己肉身所能够达到的极致,如此才能够挡下这些人合力一击。
 
    此时楚休的身形毫不停留,直接奔着那妙玄真人而去。
 
    这些人的数量太多了,而且实力普遍都不错,楚休不能给他们再次集结的机会,必须要将他们彻底击溃!
 
    妙玄真人此时正捂着胸口喘着粗气。
 
    其实在方才的那一击当中,妙玄真人除了真气消耗的大了一些,他并没有受太重的伤势。
 
    这些人里面妙玄真人可是出了名的奸猾无比,方才他一看到事情有些不对,便立刻将攻势换成了守势,所以此时他才没有受伤。
 
    不过眼看着楚休竟然又直奔他而来,妙玄真人却是气的直想骂娘。
 
    在场这些人里面,实力最强的乃是崔乐,组织者也是崔乐,这林烨要杀应该先去杀崔乐才是,紧盯着自己干什么?
 
    若是妙玄真人知道是因为他的长的就比较吸引仇恨,估计妙玄真人会连骂娘的心思都没有的。
 
    方才楚休的实力妙玄真人已经见识到了,所以他是绝对不敢再去跟楚休硬碰硬的。
 
    此时看到楚休袭来,妙玄真人二话不说,周身阴阳两仪真气包裹,他整个人的身形都好似风中柳絮一般的飘荡了起来,想要快速的撤离。
 
    不过就在这时,一缕缕魔气却是萦绕在他的身后,刹那之间,妙玄真人顿时感觉自己周身的气血都沸腾了起来,那股灼烧一般的剧痛之感顿时让妙玄真人闷哼了一声,身形停滞。
 
    无边的魔气将妙玄真人所笼罩,一缕缕魔气渗入妙玄真人的体内,将他的气血之力拉扯而出,漆黑色的魔气夹杂着猩红色的气血,那种黑红一般的颜色显得邪异无比,无法形容。
 
    楚休眯着眼睛,他这一刻忽然对魔血大法有了另外一种认知。
 
    踏步而来,楚休的手放在妙玄真人的脑袋之上,瞬间无边的魔气爆发,无数的气血被硬生生的从妙玄真人的体内拉扯出来,他整个人都成为了一具漆黑色的干尸倒在了地上,没有了人形。
身旁那已经不成人形的尸体,心中都是一寒。
 
    他们这么多人埋
    这一战从最开始的时候就是错误的,崔乐等人低估了楚休,也高估了自己。
 
    一步错,步步错,崔乐等人已经半只脚踏入了鬼门关了。
 
    一开始是他们想要埋伏楚休,结果现在,成了楚休收割他们的性命。
 
    楚休回头望去,众人看不清他脸上的表情,却只能看到那猩红色的双目。
 
    随着楚休踏步而来,一缕缕魔气飘散,纵然那些武者想要逃离,不过一旦被那魔气缠身,却都是浑身一震,被魔气吸干了鲜血。
 
    那些鲜血和魔气就缭绕在楚休周围,使得他周身那股恐怖的气息越来越盛,好似魔神降临一般。
 
    在场那些武者终于忍受不住了,立刻向着周围四散逃去,不过楚休却是直奔崔乐而来。
 
    这厮乃是主谋,其他人可以走,他却要留在这里!
 
    崔乐咬了咬牙,他周身罡气闪耀,手中快速的结印,千朵奇花绽放,每一朵罡气之花当中都带着强大的罡气波动,一股脑的全都涌向了楚休!
 
    面对这种攻势,楚休身后那些无边的血气凝聚成了一尊镇狱明王的法相,一印落下,一切归于虚无!
 
    强大的力量碾压而来,崔乐猛然间一口鲜血喷出,脸上带着骇然之色。
 
    就在这时,那孟刚周身却是闪耀着刺目的金芒,同时一缕缕血气燃烧,他整个人好似巨灵神化身一般,向着楚休冲来,一边冲他还一边大吼道:“崔兄!快走!”
 
    而且与此同时,周围还有几名同样没逃的武者跟着孟刚一起攻向楚休,所有人都动用了底牌。
 
    崔乐不是聂仁龙这样的伪君子,他是一个真小人,不过小人,也是会有几个真朋友的。
 
    孟刚脾气臭,他只会得罪人,所以他没有朋友,只有仇人跟那些厌恶他的人。
 
    崔乐是少有能够忍受他的臭脾气,跟他做朋友的人,而且在孟刚得罪了其他人之后,也是崔乐靠着自己的人脉来帮他解决的。
 
    不管崔乐有没有当他是朋友,但对于孟刚来说,崔乐就是他的朋友,唯一的朋友。
 
    仁义道德,孟刚缺了三个。
 
    他不是什么好人,也从来没有行侠仗义救过人,相反他还当过盗匪杀过不少过路的商人。

    相关内容

    热门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