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搜索:

况且就算是请青龙会内武道宗师级别的存在也只有那几位龙首才是

时间:2019-01-01 15:05 文章来源:互联网

  这辈子他就只剩下了一个义字未曾辜负,起码他在军方时,从来都没有背叛过自己的袍泽,他在当盗匪时,也没有出卖过自己的兄弟。
 
    现在自己的朋友陷入险境,他孟刚也同样可以为了一个义字去拼命!
 
    楚休的眼中闪过了一丝冷色,镇狱明王一印落下,连带着周围那些被楚休以魔血大法所收集来的气血之力,这一印的威势磅礴无比,竟然直接将孟刚的双臂轰碎,其他那些没到天人合一境的武者更是直接被这势大力沉的一印直接轰杀!
 
    看到这一幕,崔乐不禁目眦欲裂。
 
    这些人都是他真正的至交好友,之前崔乐说要跟他们共同掌管聚义庄可不是在诓骗他们,崔乐可真是这么想的。
 
    浪荡半生,崔乐也想要有自己的基业,为他的后代,为他的这些好友博一个前程,可惜他算错了,这一错,便全都成空!
 
    有着孟刚拦在身前,自己可以逃,也有一定的几率逃生。
 
    但崔乐这最后一步却始终都没有迈出去,他反而是怒吼一声,竟然直接将手插入自己的心脉当中,瞬间大股的鲜血流淌而出。
 
    那些鲜血流淌到地面之上,却是演化出了一朵奇异的血红色巨花来,足有一人多高,猩红色的花瓣瑰丽无比,闪耀着狰狞的血色光辉。
 
    这种花若是佛门的人来了,很容易就会认出它来。
 
    它叫曼珠沙华,也叫彼岸花,盛开在黄泉路之上,为亡魂送葬!
 
    彼岸花盛开,向着楚休笼罩而去,那是代表着死亡的力量,是崔乐以自己的性命为力量,所牵引来的地狱之力。
 
    在那盛开的彼岸花之下,血气消融,魔气消散,那股力量就算是让楚休都感觉到一阵心悸!
 
    这已经不是搏命的秘法了,简直就是同归于尽的招数。
 
    在这一刹那间,楚休身后那镇狱明王的法相忽然有了些许的改变。
 
    无边的血气跟魔气都融入了其中,将明王相转化成了佛陀相,不过那佛陀相周身却是血色的,猩红的让人心中发寒。
 
    而无边的魔气则是化作了佛陀手中的一柄魔刀,看其模样,竟然跟楚休的天魔舞有些相似。
 
    血色佛陀手持魔刀,这是独属于楚休自己的法相,杀生魔佛相!
 
    一刀斩下,无边无际魔气凝聚成锋刃,将那血色彼岸花直接斩碎,化作无数的血色星芒消散在夜空当中。
 
    崔乐此时还没死,他强撑着看着孟刚,张了张嘴,但却没有声音。
 
    但孟刚能从他的口型中看出一个字来,那就是:逃!
 
    吐出这一个字后,崔乐的身体轰然倒地没了生息。
 
    彼岸花是死亡之花,唯有以自己的死亡,才能引动彼岸花盛开。
 
    这朵花崔乐修了半辈子,但等到自己用到它时,那便是他的死期了。
 
    孟刚没有逃,他只是呆呆的看着崔乐的尸体。
 
    楚休舍后的杀生魔佛相消散,他一步踏出,已经出现在了孟刚的眼前,淡淡道:“对于讲义气的人,我是十分佩服的。”
 
    正常人说出这种话来,下一句肯定是:因为你讲义气,所以我不杀你。
 
    不过接下来楚休却是道:“既然你这么讲义气,那我就送你上路好了,既然你们不能同年同月同日生,那就去同年同月同日死好了。”
 
    话音落下,楚休便直接震碎了孟刚的心脉,而且孟刚也并没有反抗,或许对于现在的他来说,反抗也已经没有意义了。
 
    看着那一地的尸体,楚休面色没有任何改变,而是抓紧时间,赶快离去。
 
    对于楚休来说,这个世界上只有他能杀的人和不能杀的人。
 
    虽然他是很佩服这些讲义气的家伙,但你跟我为敌,那不好意思,我还是要杀你。
 
    在没有感知力的情况下以一敌众,现在的楚休也不好受,消耗颇大,所以他必须先要恢复到巅峰之时才行。
 
    而且楚休也没想到,他身上这么多的功法,竟然是大金刚神力最先被他修炼到大成,凝聚出了属于自己的法相来。
 
    原本楚休还以为自己需要到武道宗师境界时,才能够有所领悟,凝聚出法相,但没想到这次他福至心灵,竟然领悟出了这杀生魔佛相来。
 
    大金刚神力的基础在于肉身修行,但其真正的精髓才是自己凝练出的这法相。
 
    不过估计现在就算是昔日那位大金刚神力的创造者出现都已经认不出楚休的大金刚神力了,好好的一门佛门正统功法,结果却是被楚休练的邪异无比,乱七八糟。
 
    就在楚休正躲起来恢复实力的时候,崔乐等人的死引了轩然大波。
 
    之前死的那批人也就罢了,大部分都是无名之辈而已,但崔乐等人可不是无名之辈。
 
    ‘留花公子’崔乐,妙玉观主妙玄真人,‘巨灵将’孟刚,这三位可都是北燕之地能叫得出名字来的高手。
 
    天人合一境的武者都是有名有姓的存在,这三位就算是在众多天人合一境的武者当中可都算是高手了,结果还是死了楚休的手中,还搭上了十余条其他人的性命。
 
    这就好像是一盆冷水一般,直接浇在了众人的头顶,也让那些准备来杀林烨换取前程的人都冷静了下来。
 
    直到此时他们才认真思考了一下,这林烨若是当真那么好杀的话,聂仁龙又怎么会拿出聚义庄庄主的位置悬赏?
 
    哪怕就算是聂仁龙被气糊涂了,他也不可能这么草率的。
 
    崔乐等人死了,不过他们也算是功德无量了。
 
    正因为他们的死,所以倒是挽救了一堆即将准备送死的家伙。
 
    此时聚义庄内,聂仁龙正疯狂扔砸花瓶、桌椅,一切他眼前能看到的东西。
 
    失败了,又失败了,这林烨到底是从哪里冒出来的家伙,他究竟有几条命,为什么这么多人都杀不了他?
 
    周围那些聚义庄的弟子都是一脸心悸的看着聂仁龙。
 
    自从聂东流死后,这位以往冷静无比,总是喜怒不形于色的庄主就好像是换了一个人一般,脾气变得暴躁无比,也是异常的恐怖。
 
    半晌之后,聂仁龙怒吼道:“我就不信倾尽我聚义庄之力还杀不了一个魔道小辈!
 
    去把袁吉找来,让他继续推算那林烨的位置,再去找青龙会,出大价钱让他们去杀那林烨!”
 
    这时一名聚义庄的弟子苦笑道:“庄主,还请您冷静一些,袁吉大师已经走了,此时他恐怕都已经要离开北燕了。
 
    而青龙会的规矩您也是知道的,若是在这之前我们就请青龙会的人刺杀林烨倒还有可能,不过现在嘛,林烨的名声已经传出去,请青龙会出手的话,其价格恐怕不会比刺杀武道宗师低多少的。
 
    而且青龙会的规矩您是知道的,一旦情况有变,导致青龙会出了死伤,那帐可是要算在我们聚义庄头上的,庄主,还请您三思啊!”
 
 
------------
 
第五百五十三章 韩哭宋笑
 
    PS:感谢书友朱悍的盟主打赏,恭喜成为本书第十五位盟主^_^,这几天手机出问题,都没收到打赏消息,抱歉啦。
 
    感谢书友逆命贪狼一万起点币的打赏。
 
    自从聂东流死后,哪怕聂仁龙从走火入魔的状态中恢复了过来,他的性格也是变得暴躁无比。
 
    那名聚义庄的弟子劝说的对,现在的聂仁龙的确是应该冷静一下了,不过聂仁龙却做不到。
 
    你倾注了所有心血培养的儿子被人给弄死了,凶手还在大摇大摆的准备离去,你冷静的下来吗?
 
    冷眼看着那名聚义庄的弟子,聂仁龙冷声道:“袁吉跑了,那就给我去找其他相士,整个北燕有名有姓的相士难不成就他一个吗?找不到,那就去风满楼话高价请他们的卜算大师出手!
 
    青龙会那边你也不用管其他的,我只要结果,我只想看到那林烨的脑袋!”
 
    轰然一声巨响,聂仁龙的脚步一顿,地面上顿时寸寸开裂,整个屋子都差点被聂仁龙给震塌。
 
    剩下的聚义庄武者顿时一哆嗦,眼下聂仁龙已经接近疯狂的边缘了,他怎么说,那就怎么做吧,千万不要反驳了。
 
    江湖上的风波还没有彻底散去,不过楚休此时却是已经恢复完真气准备上路了。
 
    也不知道是不是崔乐等人的死给后面的人警醒了一些,还是聂仁龙已经放弃追杀自己了,楚休又走了数日都没有再碰到一个阻拦他的人,甚至就连聚义庄搜捕的人都没有看到。
 
    接连数日赶路,察觉到饿了,楚休便找个小镇去买一些吃食,哪怕是在人多的地方,也一样没人认得出来楚休,准确的说应该是没有人继续追查了。
 
    不过楚休也并没有因此而放慢自己的脚步,仍旧是按照自己的极限速度赶路着,但同样也不去太过消耗自己的体内。
 
    傍晚时分,楚休看了一眼天色,阴云密布,怕是又有大雨降临。
 
    楚休倒是不怕下雨,但他此时却是有些饿了,所以他便望了望四周,在小路旁找了一间已经荒废的道观准备歇息一下,吃一些东西。
 
    此时道观内可不仅仅只有楚休一人,还几名跑江湖的镖师跟一群好像是一个小家族的商队。
 
    两拨人泾渭分明,那些镖师都是江湖草莽出身,比较粗俗,一群人在那里烤着干粮喝着酒,大声的聊一些江湖八卦。
 
    而那小家族的商队则是要规矩多了,下人在休息,几名管事打扮的人在陪着一名年轻公子哥说着什么。
 
    这种情况倒是很正常,哪怕是一些小家族的人都不会把自家的子嗣溺爱到什么都不懂的地步。
 
    所以这些小家族基本上都会让自家的弟子在成年之后也参与到一些家族的生意当中,哪怕你做不到,但也要参与,这点是必须的。
 
    不过此时那小家族的年轻公子好像是一次参与商队行商,不停在报怨这,报怨那的,看到楚休走进来,他下意识的冷哼了一声,想要撵人。
 
    这小道观就这么大,他本来就不想跟那帮粗俗的镖师共处一室,不过人家那边人也不少,真闹了冲突,他们这边也不见得能占据上风,所以那年轻公子也值得捏着鼻子忍下。
 
    但他现在看到一身寻常布衣,还带着破斗笠蒙着脸的楚休,一看就不是什么高手,这样的人他还是惹得起的。
 
    但这时那商队管事却是拦着那年轻公子道:“公子,出门在外,谁都不容易,别惹事,忘了家主是怎么跟你说的了?”
 
    听到管事抬出了家主,那年轻公子也值得不满的冷哼了一声,不过却再也没说什么。
 
    楚休也没去搭理他们,只是掀开面巾开始吃干粮,他只露出了嘴,再加上有斗笠遮掩,倒也没人能注意到他的容貌。
 
    这时那几名镖师也只是看了楚休一眼,便继续开始讨论着。
 
    其中有人道:“哥几个可曾听说了那魔头林烨的事情?这位的名声最近传的可是相当火爆了,据说此人乃是昆仑魔教的嫡系传人,手段狠辣,实力强大,聚义庄的聂庄主愿意拿出庄主之位来悬赏杀他,都没能成功。”
 
    “真的假的?昆仑魔教都灭了这么多年了,哪来那么多传人?你这是江湖八卦听的太多了吧?”
 
    “真真儿的!你们也不想想,那林烨若不是昆仑魔教的传人,他哪来那么强的实力?
 
    我跟你们说,我有个兄弟便曾经是跟着‘留花公子’崔乐等人伏杀那林烨的幸存者。
 
    那一战那叫一个惨哦,妙玉观的妙玄真人直接被魔功炼成了干尸,‘巨灵将’孟刚一身横练硬功不输大光明寺的武僧,结果却被轰碎了全身一半的骨头。
 
    ‘留花公子’崔乐更是动用秘术搏命,结果却自己把自己给耗死了。
 
    据说那林烨身高九尺,青面獠牙,有着天魔之相,看你一眼你的魂就被勾走了一半,简直比武道宗师的实力都恐怖!”
 
    “哈哈哈!杨老三,你又在那里吹牛比!动不动你兄弟,你亲戚的,当初有资格跟着留花公子去杀林烨的,最弱都是五气朝元境,你一个连先天境界都不到的家伙,有五气朝元境的高手当兄弟?你就算是给人家舔屁股,人家都嫌弃你呢!”
 
    那杨老三面色通红道:“你们懂个蛋蛋?你以为人家高手会像你们一样狗眼看人低?我跟我那兄弟是从小玩到大的,虽然我现在实力没人家强,但每次回乡,人家可都会请我喝酒的,还一口一个三哥叫着呢!”
 
    周围那些镖师顿时大笑了起来,道观里面充满了欢乐的气氛。
 
    那小家族的年轻公子却是不屑的撇了撇嘴,低声道:“粗俗!不堪入目!还把一个魔道妖人抬的那么高,当真是不可理喻!”
 
    就在这时,在场的众人忽然感觉周身一寒,哪怕他们点着篝火,也驱散不了那股寒意。
 
    楚休也是放下了干粮,抬起了头。
 
    这不是他做的,楚休的心胸虽然不大,但却也不会因为无知者的几句话就去跟这帮底层的江湖人一般见识。
 
    这时道观外忽然传来了猎猎寒风,道观的大门被吹开,两名身穿黑衣,头戴龙纹黑铁斗笠,脸上着黑铁面具的人走了进来。
 
    这两个人的打扮一模一样,不过区别只是一个人的脸上的面具画着天哭星的图案,面具也是一个哀伤的哭脸,还有一个则是画着天富星的图案,面具则是一个开心的笑脸。
 
    楚休深吸了一口气,这幅打扮他很熟悉啊,毕竟他在青龙会也呆了那么长时间,这两人,竟然是青龙会的两位分舵舵主!
 
    那帮镖师和那小家族的人则是被吓傻了,根本就连大气都不敢出。
 
    对于他们这些位于江湖底层的人来说,青龙会距离他们太遥远,特别是舵主级别的存在,那根本就是传说。
 
    这两人走进道观,带着笑脸面具的天富舵主笑呵呵道:“林烨林公子,你的胆子倒是大的很啊,杀了这么多人,还敢大摇大摆的出现在这里,您这是真准备强杀出北燕?佩服,佩服!果真不愧是隐魔一脉的新秀俊杰,有魄力,有胆气!
 
    认识一下,在下是青龙会新任的北燕天富分舵舵主,宋笑,没想到刚来北燕就接了一个大活,不错,不错。”
 
    跟宋笑一副话痨模样,还总喜欢重复一些语气词相比,那天哭分舵的舵主则是要低调的多,他只是淡淡道:“天哭分舵舵主,韩哭。”
 
    宋笑名为宋笑,他一直都在笑,韩哭却没有哭,但在场那些镖师和那小家族的年轻公子等人却都快吓哭了。
 
    他们之前到底干了些什么?他们竟然在林烨面前讨论这林烨的八卦,特别是那年轻公子,他竟然还说什么魔道妖人,这一刻他忽然感觉自己还能活着,还能喘气都是气运加身。
 
    宋笑看着那些人,笑了笑道:“你们还不快走,等着看热闹呢?我这个人是很讲原则的,绝对不滥杀无辜,但你们若是呆会被误伤,那可跟我没什么关系了。”
 
    听到宋笑的话,那些镖师跟那小家族的人立刻屁滚尿流的逃出道观,甚至连他们保的镖和货物都扔下不要了。
 
    楚休也没有多说什么,他只是看着这两人,眯着眼睛道:“青龙会四大血杀怎么降级成为舵主了?”
 
    这两个奇怪的家伙很不简单,虽然他们现在只是天人合一境,但却是所有青龙会总部宗师之下的杀手中,实力最强的四位之二,被人称之为是四大血杀。
 
    剩下那两位是‘得之我幸’宋我幸,‘不得我命’宋我命,这四人通常两两出手,而他们能被称之为是四大血杀的原因是因为他们两人联手,都曾经有过斩杀过武道宗师的战绩!
 
    以天人合一境斩杀武道宗师,就算他们是两个人一齐出手,这战绩也是足够惊人了,所以只要韩哭宋笑在一起,或者是宋我幸跟宋我命一起出手,威能觉得等同于武道宗师。
 
    聂仁龙这次也是下了血本,以聚义庄的家底,他们请不来武道宗师,况且就算是请,青龙会内武道宗师级别的存在也只有那几位龙首才是,等请来了人,楚休恐怕早就离开北燕了。
 
    所以聂仁龙便退而求其次,请来了韩哭和宋笑,也幸亏这两位最近不知道为何,从青龙会总部的四大血杀降级成为了舵主,要不然聂仁龙还请不来这两人呢。
 
 
------------
 
第五百五十四章 故人
 
    PS:感谢书友贵妃银鳕鱼的盟主打赏,恭喜成为本书第十六位盟主^_^
 
    韩哭和宋笑堵在道观门口,他们的身上没有丝毫的杀意,但正因为如此才显得怪异。
 
    他们两个可是位列青龙会四大血杀的存在,天知道死在他们手上的人有多少,结果他们却仍旧能够控制住自己体内的杀意,不让其外泄一丝,如此,方才是最为恐怖的。
 
    宋笑向前一步,笑着道:“受人之托忠人之事,我等虽然因为一些意外,从总部被踢到了北燕来,不过这老本行可不能丢了不是?林公子,还请上路吧。”
 
    哪怕就算是在说着杀人时,宋笑的语气也是带着一种欢乐的情绪,好像是在为这件事开心一般。
 
    宋笑用刀,韩哭用剑。
 
    宋笑的刀乃是一柄弧度极大的长柄弯刀,犹如新月,但上面却是闪烁着一股灼热的日炎气息。
 
    韩哭的剑则是一柄看似锈迹经做好了暴露出身份,用出所有底牌的准备,不过就在这时,一个女声却是忽然传来:“且慢动手!”
 
    随着话音落下,一名身穿黑色紧身武士服,身材玲珑曼妙的女子拿着一柄宛如绣眉一般的弯刀跑进道观内。
 
    她的脸上也带着面具,不过却并不是青龙会的那种黑铁面具,而是一张紫色的神女面具,神情虽然浮夸,但却给人一种忧伤的感觉。
 
    看到那女人,宋笑连忙道:“小姐你怎么进来了?我不是说了嘛,这件事情交给我们兄弟来处理就好了,这林烨的实力绝对有资格位列龙虎榜前十,不是那么好惹的,万一等下打起来误伤了,这可不是开玩笑的。”
 
    韩哭直接道:“危险,出去!”
 
    那女子摇摇头道:“宋叔、韩叔,你们且慢动手,这位公子,是我的恩人。”
 
    楚休看着那名女子,越看越有些眼熟的感觉。
 
    这时候那女子竟然直接摘下面具,露出了一个清丽的容颜来,竟然是穆紫衣!
 
    当初楚休加入青龙会所执行的第一个任务便是关于这穆紫衣的,帮她报仇,灭了岳家,同时也奠定了楚休在青龙会天罪分舵内的地位。
 
    那时候穆紫衣虽然大仇得报,但她在全家被灭门悲痛之下想要自杀,却是被楚休一句话给劝回来了。
 
    当初楚休劝说穆紫衣其实就是顺手而为,至于最后穆紫衣到底还有没有选择自杀,楚休也从来都没有关心过,但他怎么都没想到,自己竟然会在这种场合再一次看到穆紫衣。
 
    这时穆紫衣看向楚休的目光却是带着一丝复杂之色,那股情绪甚至就连她自己都说不明白,她只是冲着楚休笑了笑道:“没想到,有朝一日我竟然还能见到公子你。”
 
    穆紫衣认出了楚休,但她却很聪明的没有说出楚休的名字。
 
    韩哭和宋笑更是用一脸惊诧的目光看着穆紫衣,他们可是很长时间都没有见穆紫衣笑过了,和林烨到底跟小姐是什么关系?
 
    穆紫衣扭头对韩哭跟宋笑道:“韩叔、宋叔,这位公子真是我的恩人,你们能否让我跟公子单独呆一会?这次的任务暂且中止。”
 
    韩哭和宋笑对视一眼,点了点头,直接转身退出道观,甚至直接走到了道观几百丈之外守护着。
 
    青龙会的杀手接到了任务就必须要完成,这是原则性的问题。
 
    只不过原则这种东西也是要看放在谁的身上了,放在小姐的身上,原则也是可以放下的。
 
    楚休看着穆紫衣,摘下自己脸上的面巾道:“你是怎么认出来我的?”

    相关内容

    热门排行